地市:大河南阳驻马店许昌开封鹤壁信阳安阳濮阳新乡周口三门峡洛阳漯河商丘
员工抽烟不能低于23元,还能报销!河南一老板这样管理员工
发布日期:2019-02-22 09:39|来源:河南商报|责任编辑:刘子菡
        再回忆十几年前的创业岁月,周强有些怀念。那时,初到北京的这个19岁驻马店小伙,凌晨3点就得起床上班,住一个月40元的趴趴房,脚蹬一小时重载1500斤的平板三轮车卖货,吃一个0.8元的鸡排会香到哭……再苦再难,咬着牙一路也扛过来了。没有这些辛酸,也不会有现在周强在水果批发业的立足之地。也正是由于和他一样的生意人,敢拼敢干敢吃苦,才会有后来的成就,也才有多姿多彩的郑州商贸业。
        【驻马店小伙兜揣200元独闯北京,蹬三轮车赶早市卖水果】
        卖过烤红薯、摆过地摊、卖过烤羊肉和炒河粉后,19岁的驻马店上蔡小伙周强,揣着200元现金坐上了北上北京的绿皮车。他想闯出一番事业来。这一年是1999年。没想到,刚跨出第一步,社会就结结实实绊了他一个趔趄。坐火车买票花去了50元,车站被骗走了50元,吃饭用去了50元,到北京后,兜里原先的200元只剩50元。他投奔同村在郑州打工的一个叔叔,后者给了他300元。他用掉其中的120元,买了个平板三轮车,在来到北京的第三天就开工了,工作是赶早市卖水果。提前一下午进货,第二天凌晨3点就起床,脚蹬三轮车赶早市,必须在当天卖完,回到家大概在下午一点。最多时,三轮车能拉一千五百斤的货,他需要连续蹬一个小时。“一开始卖哈密瓜,太甜,吃到嗓子眼儿说不出来话。”周强回忆,当初无意的决定冥冥之中注定了此后半生再也离不开水果批发业。到了冬天,他改卖大葱大蒜。一天下来,最高能挣160元。这种状态持续的两年,一直到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开业。那个时候,新发地还没商铺,每家划个地块,摆地摊经营。早上批发商大多手里会有产品卖不出,他接手后,再转手卖给下游零售商或进货商。行业内对这种现象有“倒爷”的说法。
        【一场车祸差点送命】
        转折发生在进入新发地的第三年。这年发生了一件事,这是他正式闯入水果批发业的标志性事件。原来,那年临近春节,他认识的一个广东做水果批发的大哥,着急回家过年,但手里还有大量库存。周强听闻后,接手了。一转手,他卖出去后,净挣了七八千元。再后来,一个做香蕉批发的老板,拉来一批荔枝,愁销路,不会卖。周强帮他代卖,卖出去一车收1500元,一天能卖出一两车。周强回忆称,这两个事件才算是正儿八经接触到了水果批发这个行业。后来,他慢慢接触桃子、圣女果等这些水果,不同季节卖不同种类水果。这个行业除了辛苦外,也暗藏诸多风险。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的故事是有一年发生的车祸。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差点让他送命。他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蒙蒙细雨,他和货车司机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拉了30吨的西瓜到唐山。到了凌晨3点,他在驾驶室睡着了,头对着司机屁股,脚翘在工作台上,司机撞上了前面正在行驶的拉猪的货车。“我人没事,鞋撞飞了。肉里进的全是玻璃碴。进医院缝了十几针。对方车辆那个在路边撒尿的司机死了。”周强回忆,“这个事我没和家人说,俺哥们在医院伺候了我一个月。”
        【一单生意两个月净赚90万元】
        2016年对他来说,又是标志性的一个年份。这一年,他拿着北漂多年积攒下的积蓄和经验,回到河南,进驻到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城。不单单是经营地址变了,他还在经营思维模式上有了大转变,开始做品牌,注册创立了“佰果轩”这个品牌。那个时候,河南的水果批发商还处于蒙眼狂奔状态,仅顾着眼下赚钱,还没有大规模自创品牌的意识。周强抢先了一步。这源于超前意识。除此之外,对于生意人来讲,眼光、大胆预判也是干事业必不可少的品质。河南水果市场还是有别于七百公里外的北京市场。没有河南市场的积淀,打法和行规又不一样,周强面对的是一个崭新局面。外界夹杂了对他的诸多期待和质疑,认为他是“从北京进修回来的”,等待着他的动作。这个时候,眼光和视野让他打了一个漂亮开局仗。这是他来万邦后做的第一单生意。他提前预判到那年橘子会大火,提前储备了大量橘子。预言成真,两个月时间里,这单生意帮他赚了90多万元。这一仗真正让他在万邦立住了脚。目前他创立了河南鸿强嘉果轩商贸有限公司,团队人数达到了20多人,有些甚至是从北京一路跟随他8年之久的老搭档。对待员工,他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对他们好是第一点,吃饱穿好,对他们好一点,他们自然对你好。”因为跟客户接触,吸烟是一个打交道的媒介。周强所在公司给员工报销烟,而且香烟档次不能低于23元一盒的玉溪。对待客户和生意,周强极为看重诚信。有商户卖掺假水果,“上大,下小,中间夹一层草”。他讲究量足,不允许掺水份。做生意到底有啥诀窍?他总结说,“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不悫人,不坑人。”(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文/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