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大河南阳驻马店许昌开封鹤壁信阳安阳濮阳新乡周口三门峡洛阳漯河
甘作家乡添砖人——追记桐柏县淮源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职工薛堂
发布日期:2019-01-16 15:45|来源:河南经济网|责任编辑:刘子菡
        英雄,是危难时刻的挺身而出,是平常日子的鞠躬尽瘁,是普通岗位的恪尽职守。流血牺牲是英雄,无私奉献也是英雄。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题记
        二十年,每日置身连山叠翠、水帘飞瀑、桃洞铺霞的人间仙境,他却不曾有一刻空闲,静坐细品。二十年,经常义务补路修桥、呵花护木、铲雪除冰,固守一方天地,他从不曾叫苦叫怨,吝啬付出。二十年,缺席儿女成长课堂,无暇照料双亲,心有万千愧疚,他却仍义无反顾。
        人们说:“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薛堂,河南省桐柏县淮源景区一名极其普通的职工,领导眼里,他是勇于担当的先锋;同事眼里,他是律己宽人的“胖哥”;贫苦户眼里,他是亲如家人的“老弟”。他带领的科室连年被评为“一类科室”,他本人多次被评为“宣传工作先进个人”、“卫生工作先进个人”、“扶贫工作先进个人”等称号,他用二十年的埋头苦干、拼命硬干,谱写了一曲奉献者之歌。
        斯人已逝,美名长存。近日,奋斗在工作一线的英雄走了,很多人为他送行,想起他的敬业奉献,人们无不啧啧称赞,肃然起敬。
        “景区发展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身为景区一员,能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我感到很满足”
        “胖哥晕倒了!”11月4日上午,薛堂在连续几天劳累,极其疲惫的状态下,又坚持开景交车去盘古溪两趟,第二趟回来,一下车便踉跄倒地,说头疼得厉害,之后便昏倒在同事怀中。与他一起值班的同事察觉情况不妙,立刻将其送到县医院抢救。闻讯而来的三十几名景区干部职工赶到医院,在抢救室外等候,渴望着医生带来好消息。然而谁都想不到,一向身强体壮、仿佛“铁打的”汉子,因突如其来的脑干出血,危在旦夕了。
        “薛堂总是这样,把重任压在自己身上,宁愿自己多干点。”与薛堂在景区东山门售票站共事多年的同事马越峰感慨地说。薛堂已经一连忙了5天没有歇歇脚儿,10月30号到11月2号三天,都在山上给樱花清杂,11月3号又开着景交车全天接送一个500人的旅游团队。“清杂过程中,割草机几乎一刻也没离开胖哥的身边,因为他觉得机器太危险,怕我们用不好伤到手。”马越峰回忆起薛堂晕倒前繁忙的工作,心里十分后悔没有劝他歇一歇,“开景交车的时候,他总想着自己多跑几趟,让游客早点到达目的地,也让我们有时间多休息。”无论随时随地,他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把他人放在第一位,只讲付出不讲回报,这就是所有人都由衷敬佩和信任的薛堂。
        “景区发展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身为景区一员,能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我感到很满足。”对薛堂来说,为景区奉献就是他人生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1997年,年轻的薛堂来到淮源景区,成为东景区售票站的一名职工。怀着对家乡、对工作的赤诚,他扎根这片青山碧水,一干就是20年。虽然只是一名售票员,但只要是对景区有益的事,他从无二话、主动去做。2016年9月,淮源景区着手申办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薛堂在领导同事的深切信任下承担起了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创建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标准高,游客服务中心的升级改造,景区步道和停车场的整修完善,全新导视系统的规划设计,安全设施的维护更换……尽管每一项任务都艰苦而繁重,但薛堂坚持亲力亲为,全程参与,从不假手于人。他对工作标准的要求极高,经常对同组的工作队员说:“创4A,是为咱们老家桐柏争光,再苦再累都值。既然任务交给了我们,咱们就按最高的标准做到最好。”那段时间,薛堂天天加班,吃住在山上,白天和工人一起干活,加快施工进度,晚上和单位领导、同事一起开会,探讨破解工作难题。为达到工作标准,他一寸寸检查实施的项目;为节省开支,他一趟趟背起施工的器材;为排查隐患,他一遍遍走过漫长的步道。用薛堂同事的话来说,“薛堂的脚,踩过东景区的每一条台阶。薛堂的手,抚摸过东景区的每一块标语。”薛堂和景区全体干部职工一起,用饱满的工作热情、高效的工作效率,大干三个月,最终迎来了淮源景区被批准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的喜讯。这是桐柏县淮源风景名胜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它为桐柏创建生态强县、旅游名县增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薛堂同志始终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信念坚定、勇于担当,分配给他的任何工作,他都能以身作则,团结带领队伍圆满完成任务,大家对他非常放心。”淮源景区领导这样评价薛堂。2017年3月,景区打造“十里樱花带”景观。该景点长达十公里,近万株樱花树,全部由景区干部职工亲手栽下。让景区变得更好,更多的游客喜爱这里,正是薛堂的心愿。为此,对打造十里樱花景点,薛堂满怀热情、全身心投入,主动担起其中一个工作队的队长。“带着土的树重达100多斤,都是薛堂带着男队员一棵棵从山路边背到山上去的,”当时与薛堂一起种树的赵艳辉说,“虽然队伍人数不少,但薛堂十分体谅女同事,只让我们负责做一些打水、做饭等后勤工作。”历时一个月,薛堂带领着约20人的小队,圆满完成植树1000多株的任务。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薛堂又帮助别的队伍背树、挖穴,他热情的行动感染了大家,每个人都干劲十足。如今,每到樱花盛开的时节,花团锦簇,与绿树蓝天遥相映衬,美不胜收。十里樱花春含笑,引来游客涌如潮。薛堂很为此感到骄傲,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它们。什么时候除草、什么时候剪枝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要用真诚和热情把游客服务好,把游客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
        “挨过打,受过气。”这是许多景区工作人员的真实经历。但这样的经历对薛堂来说稀松平常,从未减弱他对工作的热情和对游客的负责友善。他常说:“我们要用真诚和热情把游客服务好,把游客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让游客感到宾至如归;再苦再累,我们也要为景区争光,为桐柏添彩!”2017年“五一”期间,有一名游客在通天河景点晕倒了,但是通往该景点路是一条山间步道,无法通车。发现情况后,薛堂第一时间飞奔上山,背起游客冲下石阶。看到游客体格较大,薛堂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同事提出要和他轮流背。薛堂考虑到游客确实较重,担心同事万一背不住,会给游客造成二次伤害,因此拒绝了。他一鼓作气将人背下山,火速送往医院。当得知游客经治疗后无大碍,薛堂总算松了一口气。在景区服务游客的这些年里,薛堂与不讲理的逃票人理论过,与倒卖黄牛票的小贩斗争过,也多次自掏腰包给游客买水买药,任何时候都把景区、把游客利益放在第一位,哪怕面对自己的亲朋好友,薛堂也从不徇私情。平日里,薛堂的手机一直保持24小时开机,以免单位有事找不到他,但在节假日,他的手机又24小时关机,以防有亲朋来要“人情票”。他对自己要求严,也对售票站所有职工要求严格:“不管谁找上咱们,都得按规定购票。单位有单位的制度,大家必须遵守。”
        “薛堂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是同事们称赞薛堂的一句话。只要是对单位发展有利的事,他总是冲在最面。淮源景区是国有林场,冬季防火任务较重,薛堂带头参加了防火救援队。白天在售票站服务、开景交车接送游客,晚上巡防山火到深夜,第二天他又精神抖擞地正常开展工作。近几年,因为冬季防火任务较重,他又主动把休息的机会让给别人,节假日几乎都未与家人一起团圆过。与其说薛堂是在“干活”不如说他是在是“抢活”。“重活儿、脏活儿、险活儿”,怕别人苦、怕别人累,即使没分给他,他也乐呵呵地抢着做。冬季落雪的太白顶风景如画,但是结冰的路面阻碍着游客的脚步。每到雪后,薛堂率先扛起工具,一句“干吧,兄弟们!”大家便积极地跟着他去铲雪。从西山门到太白顶9公里的路,他们靠双手把积雪一铲铲清理干净。一些同事跟他抱怨活多,他拍拍同事肩膀劝到:“活儿总得有人干,不要斤斤计较,多出点力、多留点汗不是什么坏事。把景区发展好了,咱们也骄傲,把心胸放宽点。”
        “把帮扶贫困户当作‘家事',把贫困群众当作亲人,以心换心”
        将帮贫扶困当作“分内事”,将贫困户的事当作“家务事”,薛堂捧着一颗真心,换来贫困户的真情。2015年10月,按照桐柏县脱贫攻坚工作的安排部署,薛堂与回龙乡栗树村4户贫困户结成帮扶对子。带着一颗热忱而真挚的心,他走进贫困户家中,像亲人一样嘘寒问暖、为他们脱贫出谋划策。贫困户都亲热地叫他“薛老弟”。栗树村党支部书记杨宝林对薛堂的工作十分认可,“薛堂工作负责、细心,不管是宣讲政策还是帮贫困户解决困难都非常到位。”
        “感谢薛堂老弟,帮助俺家在2017年底光荣脱贫了!”脱贫户王汉民的妻子说起薛堂非常感激。帮扶该户后,薛堂通过入户和多方走访,摸清了王汉民家的情况。他了解到夫妻两人有致富信心,但因为缺资金又找不到好的发展项目,就认真地给他们讲党的富民政策,帮助他们树立脱贫的信心,鼓励王汉民家试种白木耳,第一年就赚了1万多元。尝到甜头的夫妻俩第二年扩大白木耳种植规模,还新种了夏枯草、艾草、玄参等药材,2017年仅这几项就有六、七万元的收入,实现了稳定脱贫。王汉民夫妇对薛堂的感激远远不止脱贫这一件事。“薛老弟对我们的事操心得很,啥事找他他就没有不愿意的。”王汉民的妻子患风湿病多年,薛堂知道后默默记在心里,多方替她问诊买药,打听治疗经验。来来回回跑了很多次,王汉民妻子多年的风湿病现在居然好了大半,下地干活都没问题。给孩子买学习用品、到地里帮忙抢收花生,一件件小事王汉民和妻子看在眼里,暖在心坎。俩人想送他一点自己腌的咸鸭蛋,薛堂体恤他们生活不易,总是笑呵呵地说:“你们也不容易,留着给孩子补补身体。”如今,知道薛堂出事的消息,夫妻俩非常悲痛。
        “薛老弟现在在哪儿,我们能不能去看看他?”薛堂出事后没多久,得知他住院的消息,贫困户王汉魁焦急地向驻村工作队打听情况。当被告知薛堂至今仍在昏迷中无法探视,王汉魁很遗憾,但还是坚持:“等他情况好点了我再去。”薛堂是2017年12月与王汉魁结成帮扶对子的,短短10个多月,他们已经建立了深厚情谊。“薛老弟待我们亲得很。记得有一次,三伏天,特别热,他还一直站在我家门口等我回来,给我讲政策,还送了日用品。”王汉魁对薛堂那次的入户记忆深刻,“汗顺着他的脸淌下来,就像被水洗了一样。”以心换心,薛堂被贫困户放在心上。王汉魁在拉红薯的路上与人发生碰撞,肋骨被撞断。薛堂怕他舍不得花钱,硬是塞给他200块钱叫他补补身子。王汉魁虽然已经五十多岁,妻子还患有慢性病,但是老两口身体硬朗、十分能干,种着十几亩花生。在薛堂的鼓励和政策的帮扶下,他们家养了鸡和猪,还种了艾草、玄参。“薛老弟和我们商量过,明年我家准备买头牛,再多养点猪,”王汉魁说,“我对脱贫有信心!”
        “景区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
        “爸爸不回家,我就是女汉子。”薛堂女儿看似坚强的一句话又包含着多少说不出的委屈!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上班,晚上等所有人走完,薛堂关门落锁才开始回,与上学的孩子一星期甚至半个月见不到面。薛堂的一天很长,这一天他可能锄了草、打了火、铲了雪,还开着景交车拉了许多趟游客;薛堂的一天又很短,因为没时间陪孩子写一会儿作业,陪妻子逛一回超市,陪父母检查一次身体。儿子腿痛的走不了,本来商量好一起去医院,但接到工作电话,薛堂还是坚持返回工作岗位。尽管总是抱怨爸爸,威胁他“要把手机藏起来”,但两个孩子其实异常懂事又明理,从没有因为自己委屈就耽误薛堂的工作。
        “我知道他是真的是为景区的发展而骄傲,想和大家一起多干点事。”每次失约,看到薛堂恳求的眼神,妻子都不由得被他打动。去年景区成功打造了“十里樱花带”,薛堂特别高兴,向妻子承诺:“等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带你一起去看看我亲手种下的树,我们一起在樱花树下漫步……”可惜,这美好的一幕只存在于薛堂的描述中,赏樱季正是景区最忙的时候,他根本无暇顾及妻子,等到抽出空,满树樱花已长出绿叶葱葱。他愧疚却坚定地向妻子解释:“景区也是咱桐柏的一个脸面,眼看这两年发展越来越好,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以后还有时间去看。”想起薛堂夏天里晒得脱皮的胳膊,冬天里冻得皲裂的双手,妻子真希望他自私一点儿,然而千言万语说出来的只有一句话:“你去吧,家里有我。”
        “作为一名职工,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薛堂能够一心为集体争光、为别人着想,这是他应该做的。”薛堂的父亲薛远增一向理解和支持儿子的工作。去年他生病住院,作为儿子的薛堂居然抽不出一天时间去探望。内心深深的愧疚让他在电话里像个孩子般泪流满面地哭泣:“爸,我很想去照顾你,但我真的走不了,单位信任我,让我负责重要工作,我要是走了工作就得耽误,别人也要因为我而多干活,请您理解我!”想起薛堂的话,父亲忍不住心疼儿子,却又用沉默给予他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一心扑在单位工作上,把游客的事当成自己的家事,总想着为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不给景区抹黑,我们做家人的只有支持!”薛远增的话掩不住骄傲,但微微颤抖的手透露出作为一个父亲内心的苦痛。
        寒冬渐深,瑞雪忽至,那阳光下满山闪耀着的洁白宛如薛堂的初心:“清清白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情系淮源甘为草,却斗霜寒四季青。薛堂犹如淮源画卷中一棵翠柏,傲立风雪,铮骨长存。(杜福建 李彦)
分享到: